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渔浦古韵

渔浦文化精髓“一包四崇”:包容、崇孝、崇义、崇学、崇商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渔浦——浙东唐诗之路的起迄点(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 竺岳兵)  

2013-05-30 15:33:34|  分类: 渔浦时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渔浦——浙东唐诗之路的起迄点
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  竺岳兵
     从1990年提出“浙东唐诗之路”至今,通过多次国内外学术界的论证和诸多媒体的报导介绍,“唐诗之路”不但已成为名驰遐迩的浙东的品牌,而且许多人也知道“浙东唐诗之路”是从钱塘江岸边萧山开始的。然而,历史上的萧山县,是总面积有1500平方公里左右的紧县。而“浙东唐诗之路”,是一条迂回的路线,这迂回重合路径圈上的起点与终点,在萧山1500平方公里左右面积的哪里呢?有哪些证据可以证明渔浦是浙东唐诗之路的起迄点呢?说明白渔浦是“浙东唐诗之路”的起迄点,有什么现实意义呢?
     本文将对这些问题与专家们和所有读者们探讨,并希冀有利于“唐诗之路”事业的发展。
一、从地理位置看渔浦:
1、“唐诗之路”三要素:
     要说清楚渔浦是“浙东唐诗之路”的起迄点,先要说清楚“唐诗之路三要素。因为唐诗中的浙东,与行政建置上的浙东有所不同。行政建置有行政建置的考虑,而唐诗,则与之有别。“唐诗之路”是建立在严密的科学论证基础上提出来的。所以它有严格的要求,其中唐诗之路三要素和定义是至关重要的。这三个要素是:
(1)范围的确定性: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,有大量的风望甚高而格调多样的唐代诗人游弋歌咏于此。
(2)形态的多样性:诗人在这一区域旅游的表现形式丰富多样。
(3)文化的继承性:这一地区的人文景观、自然景观,与唐诗有着整体性的渊源关系。三要素中的任何一项,都不能单独形成或构成“唐诗之路”。①
     按照这三个要素,我们可以明确地划出唐诗中的浙东范围。唐诗中的浙东范围,指钱塘江以南,括苍山脉温岭以北,浦阳江流域以东至东海这一地区。温岭以南,唐诗往往称其为“北闽”。因此,唐诗所称的浙东区界,是比较清晰的。它的总面积约2万余平方公里。
2、唐代浙东交通概况:
     我们知道:古代交通是“南船北马”,北方靠马,南方靠船,进入浙东地区,主要是靠水路。我们还知道,我国地势是西高东低,所谓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;而浙东地势却是南高北低,所谓“仙溪日夜入幽冥”,就是说,河水多半是由南向北流的。再看浙东的西面,则是荒芜的流放之地,殷浩北伐失败,被流放到衢县就是一例②。在浙东的南面,则是“羯来游闽荒”③的北闽荒,地水路不通。孟浩然去看望他在乐清的朋友张子容,要“挂席东南望”——从海上去乐清。而在浙东的东面,则是大海。这样,由皖南黄山,经歙县进入浙西淳安、建德,在建德市东南汇入富春江,然后经桐庐、富阳、杭州之南、萧山之北的钱塘江,就成了包括诗人在内的人们南来北往的主要津渡。
二、从唐人诗篇看渔浦:
1、从诗人行迹和诗歌类别看渔浦:
     拙著《唐诗之路唐代诗人行迹考》所考知的451位唐代诗人出入浙东,多数是经由渔浦或西陵往返的。有的从汴河、江南运河过钱塘,进入浙东运河,然后畅游各地。如宋之问由洛之越的路线,就是从东都出发经郑州抵汴州,乘船沿运河东南行,经楚州、扬州、苏州到杭州,渡钱塘,在渔浦上岸入浙东;孟浩然从汉水入长江,然后顺流东下,从渔浦入浙东;李白《赠从弟宣州长史昭》:“长川豁中流,千里泻吴会”,这里的“中流”、“泻”字,指的就是从江南运河,渡过钱塘,入浙东;而杜甫“饥食楢溪椽”、“归帆拂天姥,中岁贡旧乡”,则是由临海方向经剡溪、镜湖,再从萧山渡钱江去河南的;崔颢二次来浙东,“鸣棹下东阳,回舟入剡乡”,是从金华江上游入剡中,然后经萧山,过钱塘北游的。
     公元816年,福建漳州人周匡物,手遮太阳,冒暑北上赶考,徒步走到西陵,因家贫没钱付渡船费,又担误了两次潮讯,渡不过江,便在旅馆的墙璧上题诗道:“万里茫茫无暂遥,秦皇底事不安桥?钱塘江口无钱过,又阻西陵两信潮。”周匡物的这首诗,是在西陵写的,但诗中写的“秦皇底事不安桥”这件事,指的是连山(今白马湖西南湖畔的青山,属滨江区长河街道)。
白居易三入浙东,每一次都经过渔浦或西陵。杭州与萧山,一水之隔,暮鼓相闻,二人除了过江互访外,渔浦或西陵的风物典故,在他们的作品中频频出现。
     对于当时渔浦一带熙来攘往的情况,唐代诗人方干有过很好的描述,他在《送吴彦融赴举》中道:“西陵柳路摇鞭尽,北固潮程挂席飞。”钱塘岸边的杨柳枝,都被旅行折去当作赠别友人的礼物了④。
在诗歌类别上也反映出行旅的特点:从《全唐诗》中选出的可以肯定属渔浦的唐诗,大量的是送别诗,其次有咏史诗,一部分是因考试路过的诗篇,一部分是因赴任、秩满过渔浦的诗篇。
     从唐人写渔浦的诗,主要是送别诗这一点可以看出,唐代时的渔浦,是一座繁荣的旅游城镇。
2、从诗篇数量和诗歌内容看渔浦:
     唐诗属地的考证是很复杂的,因为唐人诗歌好用典故,在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全唐诗》5万多首唐诗中,“西陵”一词就有124次,“西兴”2次,可以单凭这而把这些诗归属西陵吗?事情显然没有这样简单,而是要考察全诗内容,甚至要了解作者。西陵古称固陵,是吴越之争的兵戈重镇;也是这个原因,把西施、苏小小、伍员这些人物事迹,也成了诗人表达情感的题材。在126首有“西陵”“西兴”词的诗篇中,实际可以确定属西兴的约61首。在这61首中,还有一个问题:有的诗是渔浦、西陵两地共属的,如“渔浦浪花摇素壁,西陵树色入秋窗。”就是例子。
     2010年9月,由杭州市萧山区义桥镇人民政府编、中华书局出版的《渔浦诗词》,收渔浦的唐诗17首。2005年12月,由义桥镇方志编纂委员会编、方志出版社出版的《义桥镇志》,收渔浦的唐诗32首,减去两书重复的14首,两书合计收唐诗35首。唐诗作者有:孟浩然、孙逖、崔国辅、薛据、陶翰、李嘉祐、韩翊、钱起、郎士元、皇甫冉、严维、耿湋、权德舆、王维、储光羲、皎然、独孤及、司空曙、常建、羊士谔、杜牧、许浑、刘沧、方干、杜荀鹤、郑绍等26人,误收郑隼1人。
     我从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全唐诗》中,找到渔浦、西陵两镇的唐诗约有80首左右。其中渔浦、西兴究竟各属多少首?尚待一一甄别。但从上述情况看,其诗篇数量已相当可观。在诗人中,也不止26人,值得重视的是: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这些大诗人,也是到过渔浦的。
     这是从诗篇数量上看渔浦,从诗歌文彩上看,也有不少“凤彩鸾章,霞鲜锦缛。”
渔浦唐诗,主要是送别诗,而说到送别诗,我们很快就会想到李白的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: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写出了他对孟浩然的离去的依依难舍的心情!而白居易与元稹二人的送别诗,并不逊于李白的诗。白居易与元稹二人于长庆二年至三年⑤,一个任杭州刺史,一个任越州刺史,元、白二人“竹筒传唱”犹不足,还多次渡过钱塘江互相对访,留下了许多诗篇。白居易《答微之泊西陵驿见寄》,这是元稹从越州渡过钱塘江与白居易相聚杭州后,白居易送元稹回越州时写的诗云:“烟波尽处一点白,应是西陵古驿台。知在台边望不见,暮潮空送渡船回。”这与李白的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比较,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!李白的诗,不仅写出了作者的心早已随友人孟浩然所乘的船渐行而去,以致一片帆影消失在茫茫水天相接之处后,留给诗人的是浩渺的江水和怅然若失。而白居易送元稹的这首诗,写的是友人横渡钱塘江,能够看到江对岸的古驿台,但友人已消失,只能猜想“知在台边望不见”。这虽不似“唯见长江天际流”那么令人怅然若失,但已令人揪心,偏又有“暮潮空送渡船回”,使人倍感到落寞伤心!
     而这时候,元稹也在江的对岸写诗道:“晚日未抛诗笔砚,夕阳空望郡楼台。与君后会知何日,不似潮头暮却回。”一个是“暮潮空送渡船回”,—个是“不似潮头暮却回”,其离情伤痛之苦,岂止怅然若失?
3、从唐代诗不同时期游浙东看渔浦:
     下面开列的诗人,是从拙著《唐诗之路唐代诗人行迹考》所考知的451位诗人中选录的,按不同时期予以录出,可以看出渔浦作为浙东旅游驿站的概况。
初唐时期(618—713)
初唐时期游浙东的诗人有王勃、沈佺期、宋之问,“初唐四杰”来了三人。
盛唐时期(713—766)
这一时期游浙东的诗人有韦应物、丁仙芝、齐抗、高适、灵一、徐浩、王昌龄、孟浩然、刘眘虚,王维、崔颢、杜甫等人。李白四次畅游浙东。贺知章是本籍人。
中唐时期(766—827)
李绅、许浑、刘禹锡、白居易、严维、皎然、秦系、顾况、徐灵府、张祜、张志和、钱起、皇甫冉、皇甫曾、徐凝、施肩吾等人。
晚唐时期(827—896)
齐己、贯休、戴叔伦、韩湘、王贞白、王涯、刘长卿、皮日休、杜荀鹤、)杜牧、吴融、罗隐、姚合、黄滔、李频、韦庄、李中、李德裕、方干、李商隐等人。
唐代有那么多著名诗人渡钱江来游览,写下了许多诗篇。这对今天浙东人民特别是渔浦人民来说,是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,值得认真探讨和研究。
     综上所述,渔浦是名副其实的浙东唐诗之路的重要起迄点。
三、作用和意义:
1、凭藉地理优势,发展文化产业:
     渔浦之名,虽最早见于晋人顾夷纂的《吴郡记》,但渔浦的交通,《汉志》、《水经注》、《宋书》及《南史》、《续汉志注》、《越绝书》等,都有所记载。《水经·渐江水注》亦载:“湖水上通浦阳江,下注浙江,名曰东江,行旅所从,以出浙江也。”
     现代,则在周边数十公里范围内,有飞机场、铁路,公路、水路纵横,更兼有8000年的史前湘湖文化,可谓历史久远;自南北朝起,渔浦即为浙江的重要津渡重镇,文化底蕴深厚,有着广阔发展前景。希望以这一次会议和拙文,有利于义镇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和城镇的定位。
2、围绕诗路定义,明确研究方向:
     渔浦文化丰富,但应该把各种文化组合起来,综合研究,抱团推出。这次由中共义桥镇委员会、义桥镇人民政府、萧山区人民政府方志办主办的“渔浦——浙东唐诗之路的重要起点”讨论会,已经为研究导明了方向,为了使这一方向更加清晰和具体,我在这里介绍一下“唐诗之路”的定义:
“     唐诗之路”有两层含义:第一层是表层含义,指的是一条道路:它始自钱塘江南岸的萧山,经浙东运河过绍兴、上虞,再溯剡溪,经嵊州、新昌、天台、临海、温岭,这是干线。还有进入干线的支线,如浦阳江、东阳江、好溪、奉化江、甬江等;经奉化、宁波、余姚,再过上虞到萧山、钱塘江的支线。第二层是深层含义。唐诗之路的“路”,就像我们常说的“思想路线”、“政治路线”、“组织路线”那样的“路”,是人通过脑子对客观事物进行归纳、概括和反映的过程。“思想路线”“政治路线”等与“唐诗之路”,同属思路范畴。不同的是,“思想路线”“政治路线”等是抽象思维的“思路”,“唐诗之路”则是形象思维的思路,是诗人凭借浙东山水和人文底蕴,通过想象、联想和幻想,形成审美意象,进行概括和集中,结合诗人的思想情感而喷发为诗的过程。这个过程,就是形象思维的过程。
     形象思维遵循包括抽象思维在内的认识的一般规律,但形象思维又有其特殊规律:必须通过特殊的个体去显现它的一般意蕴,因此形象思维不能脱离具体的形象,不能抛弃事物的现象形态。
     以第二层含义来说,义镇的孝文化、义文化、宗教文化以及经济实业,都包括在内的。
还要说明一点:唐诗之路不限于唐代,唐诗之路上承先秦汉魏两晋南北朝隋唐,下开宋元明清现代,这是因为文化发展,是一个历史积淀的过程。这是我们在以传统文化为现代服务时要注意的。
     此外,我趁此机会顺便说一件事:“浙东唐诗之路”,是一条迂回的路线,这个迂回的路线,指的从萧山经绍兴、上虞、嵊州、新昌、天台、临海、温岭,折回经奉化、宁波、余姚、上虞、绍兴、萧山。这是一条迂回路线,即“浙东唐诗之路”。
在“浙东唐诗之路”提出几年之后,建德市政协朱睦卿先生提出了“浙西唐诗之路”。他认为由皖南黄山,经歙县进入浙西淳安、建德,在建德市东南汇入富春江,然后经桐庐、富阳抵达杭州的水路,是一条“浙西唐诗之路”,当时我们觉得它路线短,唐诗少,唐代诗人人数比较少,与三要素不太符合。后来,我们按照李白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》诗的描述,经过挖掘、研究、整理,提出了“浙江唐诗之路”。
     李白46岁从山东客居地南下游浙江,在返回的路上扬州,遇到了一路追踪李白的王屋山人魏万,李白“为美其爱文好古,浪迹方外”,写了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》给魏万。诗中所描述的路线十分清楚:
“     东浮汴河水”南下,到“杭越间”的“樟亭”,然后渡钱江入“会稽美”,“度耶溪水”,游“镜湖”,然后“入剡寻王许”,“笑读曹娥碑”,上“天台山”,“向国清”,“石梁”,“华顶”,“灵溪咨沿越”,从“海路”到永嘉,再经“缙云”、“石门”、“恶溪”、“双溪”、“金华”、“新安口”、“严光濑”、“钓台”,再从钱江、经杭州“上姑苏”,这正好是一个圈,仍是迂回的路线。
     不论是“浙东唐诗之路”,还是“浙江唐诗之路”,渔浦的重要性,仍然是不变的。
     注释:
①《中国首届唐宋诗词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》220页。
②韩国磐《魏晋南北朝史纲》197页。
③李白《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》。
④语出《三辅黄图·桥》:“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赠别。”
⑤郁贤皓《唐刺史考》一四一卷、一四二卷,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。
关键字: 竺岳兵 渔浦 唐诗之路 起迄点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