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渔浦古韵

渔浦文化精髓“一包四崇”:包容、崇孝、崇义、崇学、崇商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话说萧绍运河  

2013-05-30 15:25:48|  分类: 渔浦时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话说萧绍运河
2005-12-25  作者:  摄影:  来源:  编辑:管理员

       河,一条悠悠流淌的河,一条辉煌逾千年、而今显得有点恬静的河,从钱江南岸古镇西兴发端,自西而东,流经萧山城区,向绍兴以远方向延伸。这,就是著名的西兴运河,后总称浙东运河,由于它横贯萧绍平原,住在萧山、绍兴一带的人们,更习惯称其为萧绍运河。
        逝水长流,岁月如歌。这条开掘于晋代的人工运河,作为萧然大地上拦腰而过的一脉活水,一晃已有了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。现在,让我们来回望一下它的往昔,看一看它的“现在时”吧。

命脉篇:灌溉之利河

       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古今通理。萧绍自古为水乡泽国,但在古昔,这里却是“水多未必能御旱,涝了又怨水太多”,以至旱涝频仍的地方。我们的祖先早就企盼能有一条与萧绍平原上众多湖泊沟洫相通、能泄能灌的主河道。晋代惠帝时期(290—306年),在时任会稽内史贺循的力倡并主持下,一条以钱塘江边西兴为起点,穿经萧绍平原直通会稽城的西兴运河开通了。宋·嘉泰《会稽志》引用北宋大中祥符年间所修的《越州图经》云:“晋司徒贺循临郡,凿此(按指西兴运河)以溉田”。贺循,字彦先,会稽山阴人,历阳羡、武康县令,在会稽内史任内遂有运河之凿,永嘉六年(307年)擢为会稽相。他是西兴运河即萧绍运河的“凿河之祖”。后人又将西兴运河延伸,至钱清与西小江汇合,到达曹娥江,再与曹娥江以东运河连接,直达明州(今宁波),成为著名的浙东运河,并与绍兴的鉴湖水系相联,进而形成了一个以运河为东西主干、沟通大小湖泊与众多河渠为南北网络的运河水系。南宋迁都杭州后,为漕运的需要,对运河进行了整治,还开挖了西兴至江边的一段新河(见《宋史·河渠》)。南宋嘉定年间,萧山县令汪纲(后任绍兴知府)还主持过一次清除西兴通江段江潮带来淤沙的大规模疏浚工程,并在通江口建了节制闸,又在萧山西门外“创庐一所,名曰施水”(按:为管理排灌、导航之所)。经过这次整治,“导疏甚便,纲运民旅皆利”。此后,这条工程浩大的人工运河又多次“再为疏浚,且比前加宽”(据康熙《萧山县志》)。千百年来,运河为适应新的需要,进行了多次的疏浚整治、拓展、改造,但运河主干河道一直基本稳定,其中在今萧山境内长度为21.6公里,河床宽30米左右,常水位5.7米左右,被昵称为“萧山的玉腰带”。

        萧绍运河的作用是多方面的,水运固然是其要旨,但它首要之功却在水利,即为了“凿此以溉田”。的确,在农田排灌方面,它在历史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这在凿河一成即已显示。南朝[齐]永明年间,西兴运河已置堰埭,使运河初具蓄水、排水和灌溉的功能。唐·元和十年(815年)会稽观察使孟简筑运河官塘,整修沿塘涵闸,自萧山到山阴迎恩门(西郭门)凡百里,运河流域数十万亩农田悉受其利。唐·大和七年(833年),萧山中部一度“霪雨不止,田亩浸溢,水不及穗者数寸”,因为有了运河的注泄,遂使涝渍早退,灾情减轻,年成仍然是“祥农万庾盈”。宋政和二年(1112年),萧山县令杨时主持修筑湘湖,其湖北之湫口穴(闸名)与萧绍运河相通,湖河相济,泄溉两宜,使附近九乡十四万多亩农田直接得益。至明清,运河已建成较为完备的闸坝节制系统,在萧山段有永兴、清水、凤堰、陈公桥、转坝、霪头、涝湖、吟龙闸等25座闸(坝),逐步形成河网蓄泄格局。因运河与南北两岸数十万亩农作之丰歉关系实在太大,在民国时期,对“自西兴闸至钱清堰计四十五里”运河的护岸整治和利用,也小有所为。解放后,迎来了水利事业的春天。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提高运河的排灌效能,沿河建成了一大批抽水机站和固定机埠,实现了引灌排泄的机泵化和电气化。闻堰小砾山翻水站建成,取富春江淡水入萧绍运河,并经运河而北与方千溇河道相通,使中部和南沙地区抗旱水源得到了充分保障,萧绍运河出现了以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“久雨泄水快,旱时水更满”的可喜局面,常年稳定在合理水位上,真正实现了排灌两利、旱涝保收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 古老的萧绍运河,它至今还在焕发青春活力,它的确是名不虚传的农业命脉,不愧是滋润和哺育一方百姓的一脉盈盈活水,长流之水,生命之水。

交通篇:舟楫之通渠

        萧绍运河开掘千百年来,在灌溉农田、抗御水旱灾害、保障农业丰收上,发挥了极大的作用。与此同时,它在交通运输方面的历史作用,功莫大焉。

        在漫长的“舟楫时代”,浙东运河是浙江境内最重要的水运、水驿干渠道之一。作为这条运河的首站西兴,是省内著名驿站,故又称西兴驿。中国旧时历代重视驿站网络,为的是力求政令畅通。史志在说到历史上西兴驿的地位、作用时,谓“西兴驿为浙东入境首站,西连省城,中隔钱江,计程三十里,东达绍郡,计程一百十五里,离山阴县西郭门外蓬莱驿计程九十里。”其载:凡省城及京外各省发往宁绍台公文,均由仁和县武林驿递至西兴驿接收后拨夫转递,反之亦然。“拨夫转递”就是派专人送达;而转递的主要交通手段是“以船代马”,亦称“代马船”。清初西兴驿站有站船七只,红船四只,中河船四只,必要时雇用民船。总之,主要靠走水路,即水上驿道,通称水驿。而这条水上驿道,就是浙东运河。明清时期,驿站与递铺并存。明·嘉靖《萧山县志》载:“(县城)治仪之东曰总铺,嘉靖十八年郡判周表署县时肇建。距治东八里曰十里铺,二十里曰新林铺,三十里曰白鹤铺,抵三阴界;距治西二里曰凤堰铺,十里曰沙岸铺,迫西兴关。”这些“设卒以递公文”的铺,萧山境内称“五铺”,全部建在萧绍运河的河边,因为当时驿道靠的主要就是运河及其支流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各地建立邮局,递铺取消,宣统三年(1911年)清朝覆灭,驿站全部撤销,这条运河一千多年的水驿使命才告结束。但在民国十四年(1925年)萧绍公路建成前,萧绍运河及其支流上“信班船”来往频繁,仍是当时邮递的一条重要水路。

        确保漕运畅达,是这条运河在漫长历史长河中发挥过的重要功能之一。漕运,是指主要粮产区通过水道,把粮食运往京城或接济军输。浙江是中国旧时历代征漕粮最多的重点地区之一。晋代萧绍运河开掘甫成,漕河作用就已显示。此后,浙东大批漕粮源源不断自东而西经由这条运河运至西兴,然后经与钱塘江相通的闸门或牛埭(用牛力拖船翻过两边坡度平缓的坝埭),折北越江转入京杭运河北运。中国旧时历代各级官员视征运漕粮为皇命要务,漕运滞阻罪在不赦,由此在漕河建设上不敢懈怠。唐·宪宗元和十年(815年),时任会稽观察使的孟简主持在萧绍运河南岸创筑运道塘,又称官塘、纤路。至此,其渡、河、塘、站四项系列工程均明确纳入官办范畴,渡为官渡(浙江渡)、河为官河(运河)、塘为官塘(纤道)、站为官站(驿站),成为名符其实的国家重点工程。和水驿一样,传统意义上的漕运也终止于清末。但在萧绍公路和萧甬铁路未相继建成前,此河一直是浙东地区中短程调运粮食的一条重要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水驿和漕运外,萧绍运河自古就是一条繁忙的客、货运输的骨干河道,萧绍一带乃至整个浙东,凡官民往来、货物流通,大都要航经这条“黄金水道”。迄于近代,在浙东未通公路、铁路前,它的交通功能别无替代。顺举二例:《鲁迅日记》记录了他于民国二年(1913年)6至7月、民国五年(1916年)腊月至次年正月先后两次从北京到绍兴老家的经历,都记述着他到杭州后,从南星桥渡江,随即从西兴(俞五房)雇舟经萧绍运河到绍兴老家,返程仍雇舟由原水路到西兴后渡江北上。民国五年(1916年)10月孙中山偕随行胡汉民、周佩箴、陈佩忍等人到绍兴,也是从杭州南星桥渡江至西兴,然后在西兴水运码头搭乘开业不久的越安公司内河轮船,经萧绍运河抵达绍兴的(据《萧山交通志》)。一句话,千百年来,客、货由杭入越或由越入杭,萧绍运河几乎是唯一主水道。我们知道,江南漫长的“舟楫时代”,是随着交通现代化的逐步实现而渐渐落幕的。这有一个渐变过程。史实是,即使在民国十四年(1925年)萧绍公路建成后,由于当时一则投入运营汽车还很少,二则公路无支线延伸,运河两岸众多传统傍水而建的村庄离公路较远等种种原因,运河及与之相通的江河客、货运输仍相当闹猛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萧甬铁路未修复前,浙东绍兴、上虞等地的物资外运,多以先走运河水路至萧山,而后经浙赣铁路萧山站转运发往全国各地。所以,建在萧绍运河上的萧山港,成为当时一个重要的货物中转集散地。至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,运河的中短程水运业还是一派繁荣景象。当时,非机动船和机动船在这条运河上穿梭往返,昼夜不停。非机动船以摇橹、扳桨、撑篙、背纤为动力(并非每种船都有此四招),有客货两用木帆船,内河货运船,启航定时、夕发早至的夜航船,埠快船、信班船(亦称邮政包封船),踏桨、划桨或摇橹并用的无篷农用船,乌篷船,木驳船,水泥船,钢质驳船,稻区农家用以捻泥、装运农副产品的小型罾袒船,还有船篷上嵌有明瓦(牡蛎片)、用以运载香客或节庆、迎娶等用途的花郎船(又称明瓦船),以及盛行于沙地区、萧绍运河上也时有出现的牛拖船;等等。机动船除了航程长短不同的定时客轮外,还有客货轮,货轮,拖轮,机帆船,挂桨机船;等等。那时,萧绍运河上舟楫往来,络绎不绝,桨声机声激浪声,组成了一曲曲江南水乡喧闹的水上航运协奏曲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交通现代化的全面推进和初步实现,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从“乡乡通公路”发展到“村村通公路”,陆路交通日益方便快捷,客、货运输多弃水就陆,定期客轮相继停航,各色船只渐次减少。这是一种必然的正常现象,是一种历史的进步。当然,运输需求总是多层次的。直到现在,萧山航运站仍有一支拥有700吨级的机动船队穿行于萧绍运河的航线上,把来自外地的黄沙(用于建材)运往萧山区内沿河各地,为城乡建设服务。在变得相对沉寂的运河上,零星中小船只还时有所见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流经萧山城区的运河(又称城河)西桥段,每年端午前后,常有来自乡间的多桨龙船在锣鼓声声中来回疾驶,浪遏飞舟。这是一幅多美的古河民俗风情画啊!

文史篇:旅游之佳水

        萧绍运河是一条有着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名河。它的起点西兴,既是这条运河的首埠,在历史上又曾是一处著名的观潮胜地。唐代的诗人们由杭入越,或从浙西经富春水路入浙东。总是登岸西兴(或另一古渡渔浦)而进入萧山境。在尽可能登堤观潮一饱眼福后乘舟顺运河东行,一路上,或小泊登岸赏景,或逗留县城游憩,或赋新抒怀,或画舫听雨……桨声中,帆影里,一路吟咏一路诗,向东逶迤前行。可以说,萧山(含西陵即西兴,以及渔浦)是“浙东唐诗之路”的起点,而萧绍运河则是诗人们的必经水路,是这条唐诗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同时也是一条自古相传、包括唐代前后历代诗人吟咏多多的诗路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有诗为证的。唐代萧山籍著名诗人贺知章,正是从萧山中部地区的家门口乘小船,经这条运河到西陵(即西兴,下同)然后渡江北上的。他早年在别乡之作《早发》中描述的“江皋闻曙钟,轻枻理还舟共。海潮夜约约,川雾晨溶溶。”正是唐时这条运河之首西陵渡的一个典型的晨景画面。几十年后,他告老还乡,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,在永兴(萧山)老家稍事逗留后到会稽城安度晚年,走的又是这条运河。李白三入越中,也离不开此河舟楫,他把入越第一印象“西陵绕越台”、“涛白雪山来”写诗告诉他的友人,并建议从兹而始向东南尽情游赏,“此中多逸兴,早晚向天台。”……据不完全统计,唐代诗人写于萧山或直接与萧山有关的诗作达八十余首,作者包括李白、杜甫、贺知章、王维、王勃、王昌龄、吴融、孟浩然、白居易、元稹、宋之问、常建、李绅、刘禹锡、綦毋潜、罗隐、戴叔伦、刘长卿、皇甫冉、钱起、方干等四十余人,他们的入越或离越他往,几乎都与这条运河水路有关。还可稍加提及的是,在西兴运河开凿后到唐以前,谢灵运、谢惠连、江淹等南朝诗人,就早已在这条运河上荡舟吟咏了。唐以后,陆游、华镇、范成大、秦观、张招、高启、刘基、朱彝尊等人都有舟过萧绍运河并停泊萧山的诗词可寻。陆游是有关萧绍运河描述最多的诗人之一。在小舟驶入萧山县城的运河段时,他写道:“入港绿潮深蘸岸,披云白塔远招人。”(《萧山》)在停泊萧山县驿时,他记其所见:“晚笛随风来倦枕,春潮带雨送孤舟。店家菰饭香初熟,市担莼丝滑欲流。”(《雨中泊舟萧山县驿》)他在宋·开禧元年(1205年)八十岁时,还乘小舟到梦笔桥:“梦笔桥东夜系船,残灯耿耿不成眠。千年未息灵胥怒,卷地潮声到枕边。”(《乙丑夏秋之交,小舟早夜往来湖中,戏赠绝句》)还有小令《长相思》等,都写到舟泊萧山见闻。元·张招《萧山四咏》:“古市直通南北路,官河不断利民船。”说明当时萧山市心路(连北街弄)和西河上的街市已相当热闹,官河(即萧绍运河)舟楫来往络绎不绝。古时萧绍运河的生态环境很好,两岸时见鸟类,夜晚舟子还唱起棹歌。明·刘基《发绍兴至萧山》:“水暖菰蒲沙鸡集,月明洲渚榜人歌。”清·朱彝尊描绘到萧山舟中所见:“花光晴澹沱,峰翠远氤氲。”“到及湘莼美,闲看越鸟耘。”(《送毛检诗奇龄还越》)写的也是萧山运河段的风光。……有关诗作,不胜枚举。在这条运河之旁,涝湖村的明清民居,难能可贵。值得大书一笔的是,运河之滨的新林周村,曾有过一座建于宋·咸淳年间的万柳亭(毁于上世纪四十年代),此亭是明清县中文会之所。孙中山赴绍兴时曾登岸在此小憩并有题赠。时下提议重建者呼声很高。如此代代积累而又如此密集地附丽于一条河的文化积淀,并不是任何一条河都有的,她是一种看来“无形”实则“无价”的宝贵历史遗产。是值得萧山人引以为荣的。

        横跨在萧绍运河上的一座座古桥,是可贵的桥文化遗存。运河城厢段(又称城河)上的万寿桥、市心桥、仓桥、梦笔桥、东旸桥、陈公桥、凤堰桥、回澜桥以及东段的姑娘桥、成虎桥等等,每一座桥几乎都有它们各自的故事或传说,它们默默地见证了古运河的历史,留着岁月沧桑的印痕,同样是运河文化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 萧绍运河穿镇而过的衙前,是我党领导下中国第一次有组织有纲领的现代农民运动发轫之地。衙前是浙江省历史文化名镇,拥有一批省级文保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如:位于衙前古街上的“衙前农村小学校”旧址,衙前农民协会旧址,由薄一波题写馆名的衙前农民运动纪念馆,李成虎烈士墓,等。萧绍运河将因此而增光,就像南湖因有革命红船而增光一样。山川秀美、胜迹众多的衙前,终将成为萧绍运河之滨的一个旅游胜地,就像运河穿城而过的萧山城区,旅游观光业正渐入佳境一样。

尾    声

        萧绍运河自古至今,就是这样一条灌溉之利河,舟楫之通渠,旅游之佳水。随着历史的进步,运河也在悄悄地变化,昔日曾有过的船多而挤的情景已一去不返。这是一件大好事。正如一位世代居住在运河边的老人所说的,“过去运河上的乌篷船送走匆忙奔路的旅客,难道现在不可以把乌篷船稍作改进,用来运载那些悠闲揽胜、乐山乐水的游客吗?过去人们用花郎船来接送到老岳庙烧香拜佛的香客,难道如今不可以用电动游船或画舫来接送到衙前观光的游人吗?”诚哉斯言!这里的关键问题是运河的旅游资源必须开发、建设。无庸讳言,由于种种原因,当年萧绍运河曾一度遭到人为损坏:河畔纤路上不少石板被任意撬走,一些河墈已出现坍塌;河水被工业废水严重污染;两岸不少古树已被砍伐;……有识之士对此痛心疾首,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向绍兴学习:对运河进行清障、疏浚、整治,特别是要加强治污力度,变黑水为碧水;加强古纤路的维修保护;进一步提高排灌能力。真正把运河建成一条排灌灵便自如的水利河,同时又是一条富有特色的景观河。在此基础上,尽快开拓“运河之旅”的旅游项目,尽早启动拟议中的“萧山——衙前——西小江”先水后陆一日游。……我们有理由相信,萧绍运河在新世纪的再度辉煌,将不再是一个梦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