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渔浦古韵

渔浦文化精髓“一包四崇”:包容、崇孝、崇义、崇学、崇商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渔浦变迁(xiaoshanshizhiwang)  

2013-05-30 15:18:29|  分类: 渔浦时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本站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07-10-16 11:14:13

渔浦变迁(xiaoshanshizhiwang) - 渔浦古韵 - 渔浦古韵减小字体 渔浦变迁(xiaoshanshizhiwang) - 渔浦古韵 - 渔浦古韵增大字体


    萧绍平原是在冰后期海进和海退过程中最后形成的,由洪、海冲积平原构成,拥有大量的湖泊。这些湖泊原是海湾或江湾,随着海退而演变成为泻湖或内陆湖泊。湖泊间有水道相互沟通,有的直接通江接海。萧绍平原西部这些湖泊的变迁,直接牵涉或影响义桥生态环境的变迁。与此相关的有渔浦变迁、浦阳江下游河道变迁以及二十世纪下半叶环境变化等,这些变迁和变化使义桥由湖泊沼泽之地最终演变成为阡陌富庶之乡。

从海湾到江湾

    渔浦位于义桥镇境内,距城厢镇西南12千米。渔浦经历了海湾、江湾、泻湖,终止湮废的演变过程。在浅海时期,渔浦是个海湾。尧舜时期,海退地显,渔浦从海湾开始演变为江湾。先秦时期,钱塘江西南江湾辽阔,烟波浩淼。春秋时期,钱塘江西南岸线在老鼠尾巴山(尖峰山)、虎爪山、东头山、美女山(目尖山)、石岩山、老虎洞山、冠山、回龙山、半爿山一带,与北岸定山(又名狮子山,在杭州转塘)遥相呼应。南岸濒江的义桥峡山头东有黄竹山,据《越绝书》记载:“范蠡遗鞭于此,生笋为竹,色皆黄”。万历《萧山县志》也记“竹色微黄,状如刀削,方是范蠡遗鞭所生”,故名。越国大夫范蠡为发展经济曾在黄竹山麓“围田筑堤”,筑有黄竹塘(即现横筑塘)。据考证,黄竹塘是最早的一段西江塘,位于黄竹山至石岩山,间有众多山体,依山筑成,今残存自南塘至北塘,全长1.5千米。黄竹塘南塘段,古有河埠头,推断为春秋时期的落船埠,后改为过船坝,即为最早的渔浦古渡遗址,外通钱塘江,内达会稽(绍兴)各地。

    秦代时,虎爪山、石岩山、老虎洞山一带仍然是江湾。据嘉泰《会稽志》载,在城厢镇西6千米的连山是秦始皇东巡会稽归日的钱塘江渡口,足见老虎洞山南北一带是江湾。

两汉时期渔浦形成

    两汉时期,渔浦开始形成。

    至汉代,随着萧绍平原的不断发育完善,钱塘江西南岸逐渐扩涨淤积,上游临浦(湖)、通济(湖)进一步湮废,引发了其下游浦阳江出江河道及滨海平原湖泊的发育,进而形成了西城湖、西陵湖和渔浦。

    西城湖与西陵湖在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中已见记载。西城湖位于越王城山之西,故名,在城厢镇西1千米,即湘湖旧址。西陵湖在城厢镇西6.5千米,地近西陵,故称西陵湖,亦名排马湖,今叫白马湖,仍存。西城湖与西陵湖均是内陆湖泊,而渔浦则是泻湖,湖底在东南侧的横筑塘(近峡山头)附近,湖口在西北侧与钱塘江、富春江相通。渔浦全盛时期,与西城湖、西陵湖连成一片,直接通钱塘江、富春江。以后随着钱塘江江道的变窄,渔浦轮廓逐渐明显起来。渔浦南接峡山头水道,承纳经临浦、通济的浦阳江水,东接石岩山与目尖山之间水道,沟通城厢片沼泽地河浜,北连西城湖、西陵湖,西襟钱塘江、富春江。

    渔浦是泻湖,兴许其湖形不甚明显,故渔浦成名要晚于西城湖与西陵湖,至晋代才见记载。首见于晋人顾夷纂《吴郡记》:“富春东三十里有渔浦”。相传渔浦是虞舜渔猎之处,其临江的历山(今小砾山,距闻堰镇南2.5千米)又传说是舜耕耘之地。唐《十道志》载:“渔浦,虞舜渔处地。”《三抚》云:“舜所渔所游处也。”《会稽三赋》曰:“水则有渔浦。”但《大禹研究》认为,舜的原始发生地在上虞境内,其他地方的渔浦、历山与虞舜氏族迁徙有关。按此,萧山境内的渔浦、历山,抑或是舜氏后人在此既渔又耕而得名。

    渔浦,又称渔浦湖(见顾野王《舆地志》),别称南浦、渔浦潭、渔潭、范浦、鲇鱼口。南浦是渔浦潭的简称,浦阳南津所在地。范浦兴许与范蠡筑塘有关而名之。

    南北朝起,渔浦为浙江的重要津渡,但开始出现淤积。

    渔浦地处萧绍平原的上游,富春江的尽端,钱塘江的起点,依山涉水,通江连原,地理位置独特。渔浦是浦阳江的出水口之一,通钱塘江,为重要交通要道。正如《水经·渐江水注》所载:“湖水(案指临浦)上通浦阳江,下注浙江,名曰东江,行旅所从,以出浙江也。”毛奇龄曾指出古代“临浦一水,尾可从渔浦以出浙江,首可经峡口(尖山)以通浦阳。” 渔浦水陆交通便利,沟通钱塘江、富春江、西小江、浦阳江,连接杭州、富阳、桐庐、绍兴、诸暨和婺原地区,自古以来是浙江的重要津渡,乃兵家必争之地。如《宋书》孔觊之变,将军吴喜遣部从定山进军渔浦。又如《南齐书》富阳农民唐寓之起义,渡江自渔浦溯浦阳南进。《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》记“渔浦……旧为戍守处”。

    南北朝时钱塘江西陵、柳浦、浦阳南津、浦阳北津为四个比较著名的牛埭。经浙江大学陈桥驿教授考辨,浦阳南津位于浦阳江口的渔浦,浦阳北津位于渔浦对江的定山,而不是位于会稽腹地梁湖堰和曹娥堰。案《通鉴》浦阳南北津各有埭司以稽察行旅。据《南史·顾宪之传》记载,齐永明六年(488)杜元懿视吴兴岁俭,会稽丰登,商旅往来倍增,提议增加西陵、柳浦、浦阳南北津牛埭税收,以获利禄:“西陵牛埭税官格,日三千五百,求加至一倍,计年长百万。浦阳南北津及柳浦四埭,乞为官领摄,一年格外长四百许万。”虽后增税未成,但可见当时四埭的繁荣与重要。清顾祖禹在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说:“西兴、渔浦最为通道。”

    南北朝时期,渔浦、定山一带出现明显淤积。虽然南北朝时渔浦至定山间江面宽广,如《杭志三诘三误辨》所述:“西岸有定山,东岸有渔浦,夹江而峙”,但两岸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淤涨。在南朝宋谢灵运的笔下,渔浦被称作渔浦潭(见《富春渚》:宵济渔浦潭,旦及富春郭)。定山东南河床抬高,袁浦沙滩正在水中发育,富春江与钱塘江的交汇处河道形势发生变化,原偏北行走的主流开始南摆,南朝梁沈约《早发定山》诗“归海流漫漫,出浦水浅浅”,应是当时的真实写照。

唐末渔浦淤塞湮废

    唐代初中期渔浦继续保持鼎盛局面,但至唐末渔浦与西城湖一起迅速淤塞湮废,五代始筑半爿山至渔浦西江塘。

    唐代初中期渔浦的交通、经济、文化、旅游诸业发展继续保持鼎盛局面。渔浦驿是萧山三个驿站之一(另是西陵驿、梦笔驿)。清乾隆《萧山县志》卷十三记叙:“古驿道由渔浦渡入浦阳江”,唐末前渔浦是浦阳江注入钱塘江的出口仍无改变。中和二年(882),浙东观察使刘汉宏之变,兵自诸暨、会稽、萧山等地由渔浦渡江至富春江,而次年,钱镠击刘汉宏,兵自新沙渡渔浦,并会浦阳镇将蒋环南攻婺州,说明浦阳江至渔浦是当时交通要道。渔浦风光秀丽,景色迷离,享有“渔浦江山天下稀”的美誉。历代诗人游历驻足于此,并留下诸多诗篇。撰写渔浦的诗作者南北朝有谢灵运、沈约、江淹、丘迟,唐代有孟浩然、王维、储光羲、陶翰、常建、钱起、崔国辅、皇甫冉等20多人。唐代渔浦是浙东唐诗之路的起点之一。

唐代晚期,渔浦、定山附近淤积加重,这可能与钱塘江下游(西兴以下)为灌溉而兴筑海塘,导致上游富春江泥沙淤积、滩涂陡涨有关。在唐代诗人孟浩然的笔下南北朝时的渔浦潭成为了渔浦口,“卧闻渔浦口,桡声暗相拨”,可断渔浦淤积渐趋严重。同样,与渔浦相连的西城湖同时有所淤积。唐末,富春江河口继续变窄,两岸滩涂加速扩张,袁浦滩大体形成,渔浦和西城湖基本湮废,连成一片沼泽地,原渔浦潭几乎成了下钓的水池。唐代皇甫冉《送李万州赴饶州觐省》中“人稀渔浦外,滩浅定山西”即为客观反映。从唐韩翊《送友人游江南》诗可以看出,渔浦、定山一带汀洲显现,草色青青,于是发出“远别悠悠白发新,江潭何处是通津”的感慨。

    五代吴越王钱镠注重水利,修筑钱塘江两岸江海塘,在萧山岸兴建西兴海塘和半爿山至渔浦西江塘,以防江水冲入内畈。西江塘建成后,为进一步开发渔浦与西城湖提供了必要的水利保障,渔浦不再受洪潮侵害,始平野住人、村落散布。渔浦段西江塘筑成后,原在横筑塘的渡口已经湮塞成为陆地河埠。新的渔浦渡向西外移至江湾底的杨家浜附近,仍为重要津渡。渔浦成陆后,在杨岐山麓有戚家湖(又名椿湖)残存,至南宋末年才湮塞被垦殖。渔浦潭踪迹残存,被村民称作官船潭的池在今亭子头村,潭中央最深的池在今小华家村附近。

渔浦镇(寨)兴衰

    宋时渔浦渡升为官渡,内畈农田灌溉引用湘湖水,设渔浦寨。

    宋代钱塘江龙山渡升格为官渡。五代始北岸定山渡改为龙山渡,在杭州六和塔(龙山支脉月轮山)下江边,南岸则变为杨家浜附近的渔浦新渡。渔浦新渡近傅家山。杨家浜旧有堰曰临江堰,堰外是渔浦新渡口,堰内有河道通达峡山头、渔浦潭古渡等地。宋时渡口有专官监察,龙山、渔浦由监镇官兼管。绍兴十三年(1160)龙山渡设专职武官,后渔浦渡亦设专官。至嘉泰二年(1202)改武职官为文官,开禧三年(1207)仍改为武官。渡配备转运司船。行旅过渡购牌上船,牌钱一成由杭州、绍兴两府作为修船用,九成归官库及船工开支。

    宋代渔浦内畈得到了进一步开发利用。北宋政和二年(1112)县令杨时为灌溉九乡14.68万亩农田,创立人工蓄水湖——湘湖。新义乡(今为义桥镇)地势较高,河道浅狭,即不甚旱,便行干涸,禾苗灌水全赖湘湖,相较他乡尤为切要。新义乡内有凤林、杨岐山、亭子头、许贤四穴口放水,以潋堰、天昌两处为界设闸蓄水。新义乡与许贤乡在北宋与南宋年间是连成一块的。元末,浦阳江渔浦段江道开挖后,受江流阻隔,湘湖水不再灌溉许贤乡农田。

    嘉泰《会稽志》记载:“新义乡在县南三十里,管里五:前家里、莫浦里、峡下里、冗里、河由里”;在渔浦渡口附近,逐步形成闹市,初设渔浦寨,为县内四寨之一(余为西兴、龛山、新林三寨),“渔浦寨属萧山县,额四十八人”,“渔浦驿南三十六里”;后寨改为镇制,“渔浦镇在县南三十五里”,“监渔浦口使臣廨在县南三十五里二百步”,“渔浦税场在县南三十五里”,“渔浦酒务在县南三十四里二百三十步”;“渔浦务租额二千六百七十三贯五百八文,递年趁到四千九百十九贯四百二十八文”,“渔浦酒租额一万五千二百九十五贯六百十九文,递年趁到五千四百九十四贯四十九文。”据推测,渔浦寨、镇址在渔浦江,即浦阳江临浦至渔浦段江道,后称西江的南侧,现在的浦阳江江道内。

宋时渔浦内畈渔浦街、孔家埠、下坟头(山后)、建新、亭子头等自然村落逐渐形成,宋时有渔浦里之称。亭子头村,旧有著载亭,韩侘胄建于南宋中叶,至南宋末期改为江湖一览亭。渔浦街建开善寺(海王庙前身),由义圆禅师主持。

自明代成化年(1465-1487)后沧桑变迁,渔浦商贸重镇日趋冷落。

渔浦变迁,与浦阳江改道北出,开挖渔浦江有关。

元起碛堰拓宽,渔浦江渐宽,为交通方便,易舟而梁,至正十三年(1353)秋八月,渔浦新桥落成,长500尺,孔15,墩16,桥端与堤相接,旁设栈板栏翼。由主薄赵诚建。因“赵君为政,惠而有方”,故取名惠政桥。

明代初期,渔浦发展成为商贸重镇,是萧山四镇(西兴、钱清、渔浦、和尚店)之一。洪武三年(1370)建渔浦税课局。弘治十一年(1498)设渔浦巡检司,建巡检司廨成。明万历《萧山县志》:“渔浦巡检司廨,距治南三十五里,在渔浦江之南。厅三间、厢房三间、门三间。弘治十一年(1498)建。巡检一人,攒典一人,弓兵四十人。”

明代中后期,渔浦地理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。富春江上江水徙南,东江咀(又谓新江嘴,俗呼米贵沙)涨为高沙,富春江直冲渔浦为汇;浦阳江碛堰拓宽挖深,主流经西江(即渔浦江)出碛堰至渔浦进入钱塘江。数十年来钱塘江、富春江、浦阳江三江洪潮交冲,日侵月蚀,此涨彼塌,原西之浦口近江不过数丈,后涨为跑马沙,成为巡检司官员的跑马场,被阻隔数里,南之浦腹始不过一舟之港已成为里许大江。数千顷膏腴之地,常受洪潮侵害之苦。渔浦旧有税课局一处,嘉靖间迫于坍江则移进岸南,至隆庆、万历西江坍毁,官毋宁咎,寓于县城。渔浦镇自明代成化年后日趋冷落,最终,渔浦新桥及桥南的镇址全部被洪水冲垮而沉陷在滔滔浦阳江江道内。

渔浦内畈,需赖西江塘护卫,但是浦阳江渔浦段西江塘系新建,工程标准低,质量差,不足基阔7丈、面阔3丈、高亦3丈的标准,难于抵御三江洪潮压力,明清两代多次坍塌决口,给渔浦带来重大灾难与损失,渔浦人被迫背井离乡,迁徙别处。清萧山人蔡仲光《渔浦》诗曰:“日暮云飞渔浦村,秋江风急水流浑。射潮未够三千弩,惆怅归来早闭门。”便是真实写照。清乾隆十二年(1747)后西江塘改建成鱼鳞石塘或丁由石塘,堤防抗洪御潮能力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,渔浦人才又安居,重建家园。

民国期间遭到日本侵略军的扫荡,渔浦街海王庙被烧毁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经过人民群众的艰苦奋斗,终将荒芜冷落的旧渔浦建设成为富庶安康的新渔浦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