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渔浦古韵

渔浦文化精髓“一包四崇”:包容、崇孝、崇义、崇学、崇商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N久前的过往(转“睡在春暖花开的天堂”的博客)  

2010-07-10 14:40:10|  分类: 渔浦学子崇孝现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末本来想闲适一下,累了五天了,正想好好休息,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,社会老师还布置了作业的,今天还跟同学们约好的了,我是一个守信用的人,尽管再怎么的不情愿,也还是磨磨蹭蹭的出来了。我凭着自己的记忆,拼命想着我们的集合地点在哪,边走边想,我无意的回过头,突然看见了韩佳男,只见他拿着相机,然后打了声招呼,我就跟着他一起去集合地点了。到了学校附近,我的眼睛那叫一个好使啊,一眼就看见了我们伟大的组长韩锐。他骑着脚踏车,拎着一只黑色的大袋子。咦?奇怪了,我们约好的有六个人的,怎么现在只到了三个,莫非他们都要放我们鸽子,我正想着呢,苏晨婷就朝我们喊了一声,然后慢腾腾地走过来了。七点半了,还有两个人怎么还不来啊?我灵机一动,打电话给他们,结果,两个电话都没打通。我们四个人终于等得不耐烦了,写了一张纸条贴在集合地点的附近,我想他们看见了应该会来找我们的。

于是,我们四个人就浩浩荡荡的按照计划的行程去了。根本不了解义桥镇十大孝子到底是那几位,所以只好先选择去打听。我们一致认为去乡政府会比较好。来到了乡政府门口,我们互相谦让着谁先进去,最后,我们组长英勇献身,决定带着我们进去,让我们“大开眼界”。这人生地不熟的,我们在里面兜圈子,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进去。豁出去了,我们先去了数据室,认为数据室里面应该会有义桥镇十大孝子的记载,敲了敲门,壮着胆子,进去了。“阿姨,请问,你知不知道义桥镇十大孝子?”她想了一想,随即又摇了摇头。“你们知不知道其中的几位代表人物?”“好像有一个叫韩小琴的。”韩佳男回答道。她还是不太清楚,然后她让我们去二楼妇联问一下。

我们上楼,韩佳男盯着韩锐拿来的黑色袋子,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你感觉好像是来抢劫的。”发出一阵笑。我们看着一间间门外的牌子,找到了妇联。在门外面磨叽了一会儿,终于,韩佳男腼腆地带头走进去了。“阿姨好,请问,你知不知道义桥镇十大孝子?”“十大孝子?”沉默片刻,“应该是义桥镇十大孝义人物吧,我帮你们查查。”一会时间,便查到了。“我这里只有八位孝义人物。”接着,她就好心地一个一个的帮我们看,让我们了解他们的姓名,住址,事迹,还把其中几位的数据打印给我们。

我们把今天的任务放在两位孝义人物身上,一位是茅山头的韩小琴,还有一位是河西村的施满英。锁定目标,实行计划,出动。向茅山头进军。Wait!茅山头在哪个方向?第一步就起了争执。我的名言“我们不是还有一张嘴吗?嘴是用来干什么的,吃饭和说话。不知道,就用嘴巴去问呗。”

问到了方向,好,继续行动。来到了茅山头,呃...韩小琴的家在哪里呢?啊哈,我们又碰到了同班同学,我们很开心:“韩小琴的家知不知道在哪里啊?”他们沉默了好久,我们知道,肯定没戏。正掉头想走,他们机灵地去问了长辈,长辈不愧是长辈,知道的就是比我们多。她带我们去了,刚走到韩小琴家的门口,我就看见了两只狗,心里畏惧着,想临阵脱逃。不对,我是人,它们是狗,我是高级动物,难道还怕那两只狗么?不怕不怕。我躲在苏晨婷的后面,小心翼翼的走上楼梯,韩小琴热情地迎接了我们,收拾了一下桌子,搬出几张凳子,让我们坐。哎呀,我们这几个大马哈,竟然忘记了要设计怎么几个问题,唉~~~

硬着头皮坐下了,韩佳男掏出相机,开始猛拍,疯狂地扫射韩小琴的生活环境。呃...根据阿姨给我们的资料,我们开始了提问,往往是这一个问题问完了之后,沉默一段时间,再进行第二个问题的提问,谁叫我们没设计好问题呢,此时,我们几个不免显得有些尴尬。迷迷糊糊的,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,采访完了,记录员也把重点记录下来了,拍摄员也拍得差不多了,我们准备离开,朝下一个目标进军了。

“组长,你走前面,我第二个,苏晨婷,你第三个走,韩佳男,你委屈一下,最后一个走吧。”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到狗的攻击,我选择了一个最佳位置,安全撤退。第二个目标:河西村,施满英。我们又开始了徒步行动。

好香啊,我们几个被那诱人的香味吸引了去。“油炸食品要少吃,那里面的油很脏的,油炸食品是不健康的。”韩佳男一本正经地说道。随即,拉着组长朝超市走去,并对我和苏晨婷说:“我们去买一下零食,一会回来。”我和苏晨婷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们,只见他们朝着超市门口的油炸摊走去,不一会儿,便拿着四串香喷喷的油炸食品,满嘴油腻地走过来。当时,我和苏晨婷真的想狂扁他们一顿,自己跑去买油炸食品,还告诫我们不要吃油炸食品,油炸食品不健康,真可气。

啊,河西村,你到底在哪里啊?我们来到公车站牌,瞄了一下站牌,看看有没有到河西村的公交车,结果,组长发现了,说:“有耶。”凭我以往的经验,我从来都没乘过这种公交车,应该没有的吧。然后,我和苏晨婷就问了一下路人,朝河西村的大概方向去了。他们尾随其后。只记得我们走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路,说不出的累啊。另外三个人抱怨了,说是刚才明明有公交车的,为什么不坐呢?我尴尬地笑了笑。一个开三卡的人满脸笑容地走过来,问:“你们要去哪里啊?乘我的车吧。”我们几个商讨了一下,好嘞,乘吧。于是,我们几个就上了三卡,说是去河西村。那司机刚好是河西的,比较熟悉,我们就顺便让他把我们送到施满英的家里。

施满英正好抱着她的孙子在外面,看到她家门外有人,于是就抱着孙子过来了,我们说明了我们来的缘由,她也很热情地迎接我们进去,还让他的孙子叫韩锐和韩佳男“爸爸”,叫我和苏晨婷“阿姨”。唉~~~,没想到,我年纪这么大了,竟然有小孩叫我阿姨了,真是岁月不饶人呐。沏茶,拿出奖牌、证书。我们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这一次就有点熟练了,我们得心应手地采访完了,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接着,上楼,和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拍了几张照。老人的喃喃自语显得有些语无伦次,有些伤感,谁没有年轻过呢,谁不会老呢?心中闪过一丝惆怅,但是,很快,那丝惆怅就烟消云散了。毕竟我还年轻吧。

计划结束,各回各家。我们走啊走,走啊走,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,然后我们几个人很开心的,屁颠屁颠地朝那个地方跑去,跷跷板不错,滑梯也还不错……玩得差不多了,我们开始寻找公交车站,结果找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没找到,啊,糟糕了,刚才送我们来的那位开三卡的叔叔呢?唉,现在该怎么办?好吧,也只有那一个办法了,乘着11路公交车回家吧,11路公交车还可以把你送到家,不用站牌也能下车,多便捷。我好大方呐,请了他们坐了老半天的11路+三卡。真的好累啊,腿那叫一个酸呐,不行了不行了,休息一会吧。对了,三卡叔叔还给我们了一张名片呢,可以给他打电话啊。只见韩佳男拿着那张名片,朝着天空大喊了一串手机号码。结果,奇迹出现了,那位三卡叔叔奇迹般地出现在我们眼前。欢呼雀跃,就差没流眼泪了。哈哈哈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我们迅速坐到了车上。三卡叔叔载着我们回到了熟悉的地方。

下了三卡,这个组长突然想起,他的衣服落在施满英的家里了,oh  my  god ...难道我们还要再到那个地方去吗?哦,天呐,简直不敢想象。我和苏晨婷开溜。韩锐死缠着韩佳男......

到了上学的日子,有一群人在谈论着我们采访的事情。出于好奇,我问了韩锐和韩佳男,那天你们接下来怎么了?谁知提起了韩佳男的伤心事,他把自己的四十多元钱落在三卡叔叔的车上了,找不回来了!那么,韩锐同学的衣服呢?“我妈妈载着我去那个施满英家里拿回了衣服。”

这次,损失最大的莫过于韩佳男了。还有,我不容置疑地成为了他们三个心中最恐怖的角色。“我们再也不要和你一起出去了,和你出去要不就乘11路,要不就乘三卡。天呐,太恐怖了,想起来就后怕。”“我那是为你们着想,平时你们在学校里学业这么繁重,没运动的时间,我这不是帮你们一次运动完了嘛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